_Eros

独一无二。

【维勇】爱入膏肓

09.

“冷吗?”

“唔,还好……”

确定了心意的维克托和勇利——这一对新晋恋人牵手慢慢的走在街道上。

俄罗斯的冬天总是来的特别早,甚至秋天和冬天之间没有太明显的过渡,以至于十月中旬的街头已经有点凉意了。

勇利其实有点不太适应这样偏向寒冷的地方,不过如果维克托能一直像现在这样在他身边的话,想一想似乎再冷一点也没什么关系。

毕竟维克托牵着他的手真的非常非常的温暖。

虽说已经在一起了,可是两个人看上去似乎和以前的相处模式没有什么区别——当然这是在别人的眼中,其中真正的甜蜜只有当事人体会得到。

勇利抿了抿唇掩饰着忍不住弯起弧度的嘴角。

“我想好了,今年送给勇利的生日礼物——围巾和手套怎么样?”维克托用手指蹭蹭他的手背,说:“虽然勇利冻得鼻头红红的样子十分可爱,不过我可是会心疼的。”

勇利耳廓悄悄染上了红色,晃了晃他们十指相扣的手,点点头,然后又轻轻的说:“生日礼物哪有提前说的啊,这样就没有惊喜了。”

其实是开玩笑的话,只要是维克托送给他的礼物,他都会感到开心的。

不过维克托倒是尤其认真的凑过来,笑着用鼻尖在他脸颊上点了点,有点冰冰的触感。

“谁说没有惊喜?围巾和手套是送给勇利的。还有一份礼物是送给我的男朋友的,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哦。”

维克托神秘的眨了眨眼睛,翘起一边的唇角带着几分甜蜜的诱惑。

男朋友啊……

“连本人也不能告诉吗?”勇利跟着他扬起了唇,那是有些羞赧的笑意。

爱情大概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,可以让男孩变成男人,也可以让男人变成男孩,胜生勇利感觉自己像是个十五六岁刚刚陷入恋爱的毛头小子,满心满眼都是恋人的好,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溺毙在他那双湖蓝色的眼睛里。

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欢欣雀跃的仿佛有无数蝴蝶在心里飞舞,一触碰到他脑海就里一片空白,好像什么都没想又好像全世界都被装进了心脏。

就如同现在,只是简单的同他对话,眼角眉梢却沾满了金色蜜糖一般腻人的甜意。

“抱歉,宝贝。”维克托故作遗憾的摇摇头,揽住他的肩膀往自己这边压过来,顺势给了自己笑的非常迷人的小男朋友一个吻,“相信我,保证会让你惊喜。”

勇利搂住他的脖子,嘴巴贴着他的唇蹭了蹭,眼里闪着迷离又满足的光芒。

维克托衔住他的唇,献上温柔绵长的一个吻,低笑道:“原来勇利这么会撒娇,我真是太幸运了。”

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的勇利扯了扯他的袖子,维克托会意的笑了笑,带着他向家的方向迈开步子。



“马卡钦!”维克托打开屋门,惊讶而又开心的迎接了扑进他怀里的马卡钦。

马卡钦亲热的舔着他的脸,发出兴奋的呼噜声。

“这次回来的时候马卡钦一直跟在我后边不肯回家,我猜他是想你了,所以就一起把它带回来了。”勇利揉了揉马卡钦的卷毛,被温热的舌头舔了舔手,“妈妈他们还有点舍不得呢。”

“Thanks my dear.”维克托说:“你真是太贴心了。”

马卡钦窝在维克托的怀里,抬头看着两人温柔的交换了一个吻,疑惑的嗷了一声。

维克托把它放到地上,半蹲着身子,点了点它的脑袋。

“非礼勿视哦。”

勇利的脸颊透着不自然的晕红,维克托的吻技实在太好,每次接吻都像是一场精神上的缠绵。也不知道是不是西方人表达感情的方式比较奔放,亲热的时候维克托总让人有种沦陷的感觉——他的嘴唇,他的温度,他的鼻息,他辗转厮磨的力道,仿佛都无一不在诉说着他炙热的爱意。

“回神了勇利,发什么呆呢。还是这是另一种索吻的信号?”

维克托促狭的逗他。

“……好了你快去洗澡吧!”

“别害羞嘛勇利,我很愿意满足你的要求的!”维克托被勇利推到浴室门口还不忘回头跟他再三强调自己心甘情愿,被勇利扔过来的毛巾盖了满脸。

给家人回了个电话的时间维克托已经洗好了,顶着一头湿哒哒的头发出来,可怜兮兮的站在勇利面前。

眼神交战了几个回合之后勇利败下阵来。

无奈的拿了他根本就没用的大毛巾给他擦头发,一不留神就被抱了个满怀。

“维、维克托……”

“勇利,晚上一个人睡冷不冷?”维克托在他脖颈里磨蹭着,时不时落下几个吻,含糊道:“……一起睡吧?”

一,一起睡?!

心跳快的有点不正常,勇利随便在他头上鼓捣了几下就赶紧扔开毛巾站了起来,磕磕巴巴的说:“不用了……我、我一个人也……”

一起睡什么的,果然还是太快了!虽然他也有点想……不对不对!

维克托欸了一声,一副失望的样子。

“真的不要一起睡吗?勇利不喜欢和我一起吗?”

“那个……我……没有,只是……”

看勇利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,维克托也不闹他了,赶紧把他抱在怀里捋了捋后背当做安慰,笑道:“勇利,我开玩笑的,别紧张啦。”

说完又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耳朵,“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



也许是因为今天发生了太多好事,导致维克托几乎没有睡意——何况他的小恋人就在隔壁房间,于是更加睡不着了。

维克托摆弄着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照的是他放在窗台上的玫瑰花。

说起来这玫瑰花还有个故事。

勇利刚来俄罗斯的那个情人节,他送了一朵玫瑰给他,勇利看上去很开心,回到家以后就把花放在玻璃瓶里养着,而且小心翼翼的照顾,不过剪下来的花枝还是没能撑过一个星期就死掉了。勇利似乎有点难过,于是那天他训练结束以后专程跑去花店买了一朵玫瑰,重新插在玻璃瓶里放在勇利的房间。

勇利看到瓶子里的花很惊喜,继而带着一双盈满了笑意的眼微红着脸跟他道谢,说花很好看。

维克托差点脱口而出不如你好看。

后来每次在那朵玫瑰快要凋谢之前,维克托都会买一朵新的放进瓶子里,就好像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一个约定。

这次去加拿大比赛,维克托也不忘请经常过来打扫卫生的阿姨帮忙照顾花,定时的换换水。

温暖柔和的灯光下,玻璃瓶里的玫瑰显得更加的娇艳,还糅着几分朦胧的浪漫。

维克托赞叹了一下自己的拍照技术,把照片发到了SNS上。

不一会就收到了很多评论,有人夸他拍的好好看,有人祝贺他取得第一名,更多的是在猜测他发这个照片是不是有什么寓意?玫瑰?恋爱了吗?

维克托哂笑,现在的网友想象力真是丰富,不过这次还真的被他们猜对了。

正想着就收到了尤里的信息。

【我看了新闻,真是一出好戏】

他笑了下,【嗯,我家小猪喜欢给我惊喜】

【嘁,我看是惊吓吧,你一副老年痴呆的表情真是笑死人了】

【尤里奥,和你聊天真的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】

收到信息的尤里哼了一声,还没来得及回手机又响了下,是维克托的第二条消息——

【不过我今天心情特别好,如果你无聊的话我可以多陪你聊一会儿】

【心情好?除非那只猪跟你告白,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你心情好……不过那是不可能的,哈、哈、哈】

【为什么不可能呢? ^_^ 】

尤里盯着那个诡异的笑脸沉默了,过了一会儿才一下下的戳着屏幕打字。

【你们不会真的在一起了吧】

然而他并没有收到回复,因为维克托睡着了。

这下轮到尤里失眠了。



维克托半睡半醒的时候听到了开门的声音。

以前他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住,没有锁门的习惯,后来是因为是和勇利住在一起,也没有生过要锁门的念头。

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“……勇利?”

站在眼前的不是他的恋人还会是谁?不过这个时间点有些诡异……

“这么晚了,怎么了?”他揉揉头发半撑起身子问道。

勇利局促的抱着枕头,一双眼睛瞟啊瞟的不敢看他,一半脸埋在枕头里闷声道:“我那边……有点冷。”

“嗯……?”

“……可、可以一起睡吗?”

维克托这下是真的完全清醒了,他一把抢过勇利的枕头扔到一边并且动作迅速的把勇利扯了过来,掀开被子把他包进去。

维克托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勇利,笑容掩都掩不住,“是不是暖和多了?”

勇利脸上发烫,只知道晕晕乎乎的点头。

“那这样呢?会不会更暖和一点?”

说着,维克托轻轻的圈住他,把他拢进了怀里。

这样亲密的距离……

勇利小声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很暖和,非常的。

“勇利,你真是……太可爱了。”维克托在他耳边似笑非笑的叹息,“如果不是时间太晚的话,我真的很想做点别的事情。”

他眼看着不禁逗的小爱人的耳朵一点点变红,不由得凑过去用牙齿轻轻咬了下又亲了亲。

“好了宝贝,现在真的太晚了,快睡吧。”

“维克托……”

“嗯?”他听到勇利叫他的名字,于是垂头看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勇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“我大概,还需要一个晚安吻。”
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考试周真的要把人逼疯了……这么久才更新不好意思QAQ

还有两门考试就解放啦!希望甜甜蜜蜜的维勇给我带来好运,也给所有还在考试的宝贝们好运XD

么么啾,给你们一个晚安吻( ˘ ³˘)♡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219 )

© _Eros | Powered by LOFTER